咸鱼化的nono子.jpg

只是一个小透明。粮食掉落凭运气
安雷酱 is rioooooooooest !!!!!

不要让自己的爱变成负担
留不住的是留不住的
只能叹息着前进

(:3_ヽ)_

【安雷】怪盗

没有赶上o(╥﹏╥)o。码字速度太慢了。

警察安X怪盗雷(?)。以及安雷同居中。觉得这个安安很宠狮狮了……

老套狗血OOC严重,bug巨多没有逻辑。各种背景设定都没有完善,文笔很烂很烂。是个肯定会被认为是黑历史的文了。

Emmm……感觉应该算HE?

没有车,但是有暗示。开车是不会开车的。驾照都没有是更不会开车的。

——————————————————

这是布伦达放出的第二个预告后的第五个夜晚,布伦达在预告函里面声称自己将会在今晚取走放在博物馆内的一串珍贵的项链。


安迷修负责驻守在附近建筑物的天台上,上次布伦达在逃离现场后,就是跳到附近的建筑物屋顶,然后在上面逃跑来摆脱警方追捕的。那时,他的职责是看守一颗紫色的宝石。也是因此,他看到了布伦达的那双紫色眼睛,就像他所偷的那颗紫色宝石一样。


午夜零时,到了布伦达在预告中所说的时间。安迷修看向博物馆,那边早就被警方封锁了,馆内的游客已经被清空,任何无关人员都不可能入内。安迷修默默等待着,他不敢放松警惕。虽然这次投入的警力比上次要多,但是谁知道这次那个怪盗又会怎么在众目睽睽下逃脱呢?


突然,馆内警报声响起,安迷修瞬间提高了警惕,此时对讲机里传出了一阵嘈杂的声音,然后一个陌生的男声从里面冒了出来。


“怪盗布伦达,前来夺走世间美丽的珍宝。”


话音刚落,博物馆的一处玻璃就被撞得粉碎,有个人从里面跳了出来。不知是什么原理,他并没有迅速落地,而是像有什么助推器一样,一直往前飞行了一段距离。这个银色的身影反射着月光,在夜幕下格外显眼,就像个在黑暗中闪烁的灯,高调的宣扬着“我在这里”。


“布伦达。”安迷修小声念出了这个名字,他知道布伦达成功地潜入了博物馆,并在多位警官的看守下偷走了宝石,现在正在飞向他所在的方向。


好巧不巧,貌似布伦达的助推器前进的距离比较有限,他恰好落在了安迷修所在的建筑物的屋顶,然后遇上了安迷修的枪口。


“你好啊,安警官。月色真美啊,不是吗?”


安迷修面前的人正毕恭毕敬地朝他弯腰行礼,像个彬彬有礼的绅士。他穿着夸张的白色斗篷,斗篷上左边口袋上插着一只玫瑰,脸上戴着一副白色面具,遮住了他的上半张脸,露出了那双魅惑的紫色眼睛。


安迷修可没时间陪他聊天,他趁对方挺直腰的时候冲上去,将他趴着压在地上,把他的右手反手摁住。整个过程毫不费力,对方甚至连一丝的反抗也没有。


“布伦达,你现在被逮捕了。”安迷修拿手枪指着布伦达的后背,其余的警察正在前来,他觉得事情顺利得有些奇怪。


身下被手铐铐住的人却依然游刃有余,他大声嘲笑着安迷修:“哈。是吗?才第二次见面,安警官就这么自信?”


布伦达的左手中滚出了什么东西,然后一阵白光射出,刺激得安迷修下意识用握枪的右手遮住了眼睛。“闪光弹?”此时布伦达一个翻身,踢向安迷修的腹部,挣脱了安迷修的束缚。


安迷修捂住自己的肚子,还没有从突然的闪光下恢复过来。一个怪盗是怎么获得闪光弹的?安迷修想不透。等视力恢复得差不多,他看见布伦达站在了屋顶边缘。


“那么,下回再见了。安警官。”


布伦达朝安迷修挥手再见,从边缘跳了下去,在烟雾弹的的掩盖下,消失在了街道之中。

 

 

任务失败,安迷修疲惫地回到了家里,房子里的光线一如往常地昏暗,仅能够勉强让人看清东西。窗帘紧拉,只有电视机和客厅沙发上的装饰灯还亮着,照亮了在电视机面前躺着的青年的脸。安迷修看着地上乱糟糟的杂物,无奈地把他们一个个拾起、收好。


“真晚回来啊。看你这样子是又没抓到吧。”雷狮正侧躺在客厅的懒人沙发上,抱着一个挺大的方形抱枕,从面前的一包薯片里拿出几片塞到自己嘴里,看着电视里正在放送的节目。能够无聊到看起电视,也真是够难为雷狮了。谁叫安迷修最近因为怪盗的事忙的不可开交呢?


“是啊。很棘手。雷狮,新买的游戏机还没到吗?”整理好地上的杂物,安迷修把外套脱下,坐到雷狮旁边,在他的脸颊上轻轻地啄了一下,然后顺着雷狮的目光看向电视。“你在看什么呢?”


雷狮看起来不是很想理安迷修,默许了他的动作后随便应付了下他的提问:“一部不怎么样的电影。挺老的了,讲的是一个怪盗与警官的故事。最后警官发现那个怪盗是自己的挚友,便决定只在挚友晚上作为怪盗的时候逮捕他,平常的时候就还是把他当作自己的挚友。”


“雷狮,你这样跟我剧透真的好吗?不过,至少对我来说,不管怎样我还是会选择直接逮捕那名怪盗。毕竟作恶就是作恶,不应该因为关系亲近就包庇对方。”安迷修略感无奈,伸手想去拿几片薯片,薯片的包装袋却被雷狮整个拿走。


“别动。我的。所以你之前就把我误认为那个怪盗?嗯?”理所应当地将薯片从安迷修手下拿走,雷狮又开始嘲讽起安迷修。“哈。之前你连自己的恋人都怀疑,安迷修你还真是分不清自己的恋人是谁啊?要是那个怪盗跟你上床,你是不是会毫不犹豫地把他错认成我然后上了他?嗯?”雷狮朝安迷修挑了挑眉,嘴里咀嚼的薯片发出清脆的咔吱咔吱声。


“不是,雷狮,雷狮。我错了行不?你别提了,我怕你。”安迷修知道雷狮没有真的生气了,便双手合十,放在胸前,装作十分诚恳地样子向雷狮道歉。雷狮生气的话有两种表现,一种是抱怨几句,然后把不满憋在心里、生闷气,另一种就是二话不说双方直接开始吵架。上次吵架的时候,雷狮气得直接搬回了隔壁,安迷修哄了好一会儿才肯回来。


“算了,我雷狮今天心情好。”躺久了有点累,雷狮换成了坐姿,把只剩一块薯片的包装袋递给了安迷修,又把旁边装着烤串的外卖拿到自己面前,向安迷修伸出一只手。安迷修刚拿出最后一片薯片,看见雷狮伸出来的手,有点不情愿地把它放到雷狮手里。


“啧。安迷修,你是不是傻?我要的是啤酒。”雷狮不满地皱了皱眉,他站起身,抓住他的领带,拉过安迷修,把薯片往他的嘴里塞。


“啊。好的好的。我忘了啤酒和烤串是绝配。”咀嚼着雷狮喂给自己的薯片,安迷修小跑到冰箱旁,拿出一瓶冻得冰凉的啤酒,顺便把瓶盖开了。把瓶身已经开始出现水珠的啤酒瓶递给雷狮,不忘跟他叮嘱一句。“晚上总是吃这些对身体可不好。”


“你先脑子里别只想着那个怪盗。”雷狮舒服地靠在安迷修身上,接过啤酒直接喝了一口,冰凉的啤酒润过喉咙,让雷狮浑身清醒。“呼,果然啤酒喝烤串是绝配。”


“好好好。”安迷修嘴上说着,但还是想着他们两的事。


雷狮和布伦达,他们从身高体型各方面上都很接近,尤其是那双紫色的眼睛。每次看到布伦达的眼睛,安迷修都会有种面前的这个人就是雷狮的错觉。


太像了。


他不是没想过万一自己的恋人就是布伦达这件事。他们相似到连自己都不愿意相信。如果布伦达真的是雷狮,自己可能还是会逮捕他吧。但是二者还是有些不同的地方的,比如雷狮是不可能做出那种绅士的动作的,雷狮也不会无聊到去犯法。而且他的恋人是个缺少运动的家里蹲,要做出布伦达那样的高难度动作也应该是不可能的事。


安迷修把人抱在怀里,双手轻易地将整个人环住,雷狮消瘦的身体让安迷修有点心疼。雷狮虽然长得高,但是却比一般的人要瘦得多,安迷修跟雷狮说过要多吃些好的,但雷狮就是吃不胖。


这个整天啤酒撸串的家里蹲到底是怎么保持这么瘦的身材的?这一直是困扰着安迷修的一个问题。某天晚上,安迷修曾问过雷狮,问他是如何吃这么多东西不变胖的。结果,雷狮在嘲笑安迷修嫉妒自己的吃不胖体质后,直接趁安迷修不注意把他压倒在地,坐在他的肚子上,说,如果想减肥的话不如每天晚上多做几次。安迷修倒也不是相信雷狮说的话,不过那天晚上他还是把雷狮按着狠操了几轮。


“想什么呢?傻子骑士。又在想另一个我?”雷狮用手指头弹了弹安迷修的额头,然后得到了充满求生欲的回答。


“不是。我在想我面前的这个你。”


“想我的话,来做怎么样。”雷狮抓住安迷修的手,引导它往自己衣服下面伸去。


“不了吧,最近忙那个怪盗的事挺累的。”安迷修用另一只手按住了雷狮的手,想到明天还要早起去警局工作。那名怪盗在现场留下了第三张预告函,说是在下周六将会取走另外一颗有名的宝石。


“哼,那个怪盗真惹人烦。”雷狮对他翻了个白眼,推开安迷修,朝浴室走去。


看来是真的很生气了。安迷修无奈地叹了口气:“不过确实挺久没做了。今晚我这么乖可以给我这个奖励不?”


“那跟我来浴室啊。你不会在外面染了一身尘就想直接做吧?”雷狮转身抱着双手,歪着头邀请着安迷修。


“如你所愿。”

 

 

这天晚上,安迷修做了一个梦,梦见自己站在天台上,双手举着一把枪,冰冷的枪口正对着站在天台入口的布伦达。看样子是自己成功在天台埋伏了布伦达。


面前的布伦达朝他笑着,说出了今天他刚对自己说的话。


“晚上好,安警官。月色真美啊,不是吗?”


背对着月亮,布伦达朝安迷修张开双臂,充满魅惑的紫色眼睛盯着安迷修,让安迷修有些走神,将雷狮的身影与他重叠在一起。


见安迷修沉默不语,布伦达把右手伸出,比了个开枪的手势,让安迷修下意识警惕地握紧了手里的手枪。


“怎么?不开枪?是把我错认成某人了吗?”布伦达稍微歪了歪头,嘴角微微上扬。


“他可不像你这个违法分子一样。把宝石交出来吧。”安迷修试探性地向前走了一步,对方却没有反应,好像是确定了安迷修不会。


“可以。反正这颗宝石的价值也不过如此。”蓝绿色的宝石被扔到了空中,正好落在了安迷修的手心。可当安迷修定睛一看时,它却变成了一张黑色的硬卡纸,上面用白色颜色的笔写了什么东西。


“今天临时新增的预告函,不看看么?”

 

尊敬的安警官:

安眠于世界,只收集世上的美丽事物,直至光芒在正中朝你招手。

你的心,将成为怪盗布伦达的囊中之物,与其他美丽造物一同熠熠生辉。


“如果你想偷走我的心,那可真遗憾,我的心不在我这里。它早有所属。”安迷修轻笑一声,单手将那张预告函揉成一团,扔到了一旁,盯着布伦达那双紫色的眼睛说。


“哈。是吗?”布伦达轻轻摘掉了脸上的面具,把手中的面具从天台上抛下。“你的心不就在我这吗?我觉得我早就得手了。那可是世间最美的珍宝。”


面前那人的脸,是自己的恋人。


“雷狮?”

 

 

从梦里面醒来后已经是五点半了,安迷修身旁的那个青年还在熟睡中,昨晚他们在浴室做了两次,安迷修给他清理完后,便把他抱回到床上。他睡得很沉,整个人抱住安迷修,靠在安迷修的胸膛上。安迷修又想起自己刚才做的梦,里面的布伦达告诉自己他其实是雷狮。


真荒谬。安迷修这么评价这个梦。梦里面的他根本就不像正常的自己,雷狮也不应该是布伦达。


即便如此,如果是真的……

 


这是怪盗布伦达第13次,也是最后一次发布下次的邀请函。在成功从警局偷走警长的警徽后,布伦达被一名新晋警员意外的开枪射中了大腿,也因此被警员们抓住。


这些都是安迷修从对讲机里得知的了,布伦达没有选择安迷修所在的警备更薄弱的线路逃脱,反而向着警力更充足的线路逃跑。或许是因为他在成功多次后尝到了点甜头,就有些飘飘然了?


警员们都因为抓到了犯罪人员而感到兴奋,但安迷修不这么觉得。他虽然也有些开心,但是内心却有着阵痛。原来自己这么纠结的吗?安迷修开始怀疑,自己作为一个维护正义的警察到底合不合格。


 

在警局处理完后续事项后,安迷修便回了家。在家门口,安迷修开始想象着家里空无一人的场景,可能房间还是乱糟糟的,杂物们在地上乱放着,雷狮吃剩的外卖包装还在房间里,等着他回来收拾。总之,他的恋人不会在家里等着他了,可能他会在狱中度过接下来的许多年吧。他深吸一口气,打开门走了进去。


然而打开门后,那个赖在他家里住的小祖宗依然躺在懒人沙发里,用新到货不久的游戏机玩着游戏,身上只穿着一件偏大码的无袖上衣和一条内裤,旁边堆了几包空了的薯片、一些竹签和一瓶冰凉的啤酒。因为天气变热,房间里开着温度很低的空调,让安迷修冷得起了一身鸡皮疙瘩。雷狮察觉到安迷修的视线,抬头看了他一眼,“哦?回来了?真晚啊。”


啊。原来真的不是同一个人。


安迷修感觉自己真是个傻瓜。安心感、愧疚感一齐涌了上来,压在他的胸口,让他除了傻笑什么都做不出。


“怎么了?真傻了?”雷狮毫不客气地往他头上来了一拳。


“嗯,是傻了。傻瓜骑士现在就想这么抱着你。”安迷修被打得有点疼,整个人窝在雷狮怀里,轻蹭着,嗅着雷狮衣服上淡淡的薰衣草味。这个日子能一直持续下去真好啊,如果雷狮真的是布伦达,他或许也真的是会把他绳之以法吧,然后亲手结束掉这段幸福的生活。


“哼。傻瓜。”雷狮任由安迷修蹭着自己,右手轻轻揉搓着安迷修的棕色头发。或许他永远不会承认,安迷修回到家,是他除了吃烤串和啤酒之外最开心的时候。


“要不……我们久违地来做一次?”安迷修仰头亲了下雷狮的嘴唇,诚恳地提问。


“好啊,”雷狮毫不掩饰地用双腿环住安迷修的腰,挑衅地笑了,“小心明天累得上不了班。”

 

 ———————————————

安安是个警察,负责布伦达有关的案件。和雷狮是恋人,两人正在同居中,隐隐约约觉察到狮狮有点不对劲(?)。本来安安和狮狮是两人是邻居,成为恋人后,狮狮就搬到安安房里住了。两个人吵架的时候狮狮就搬回去住23333。


狮狮住在安安家里,和安安是恋人关系。不是布伦达。不是布伦达。不是布伦达。两者没有任何关系。只是纯粹的长得像。


本来是想让狮狮和布伦达是同一个人的,但是觉得这样子发展下去只能是刀(虽然可能不会明摆着写出来变成表面NE?)_(:з)∠)_所以就改了。而且感觉狮狮貌似也没有什么理由去当怪盗。就……按照这里面安安的正义感……可能他真的会这么做……然后这篇文变成玻璃糖?

———————————————

写完后,仔细想了下……如果狮狮要成为怪盗的话……可能会是抱着“让安迷修因为失职丢掉工作好让他陪着自己”这样的想法吧。因为警察很忙的……。怎么办……感觉这篇还是个表面HE了……_(:з)∠)_

评论(4)

热度(41)